视频

首页 - 视频 - 文章详情

超博体育

继去年丢掉奔跑中国独家运营权后,中国马拉松第一股智美超博体育在2019年的业绩由盈转亏。3月30日晚,智美超博体育披露2019年年度业绩公告称,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公司收入1.59亿元,同比减少65.1%;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4.55亿元。

相比2018年4600万元的盈利,智美超博体育遭遇了赛事运营数量大幅减少的危机。2020初,智美超博体育试图重新塑造形象,并重掌运营多场马拉松重要赛事,却因新冠肺炎疫情,赛事不得不面临取消或延期。这一次智美超博体育的马拉松生意还能迎来下一个春天吗?

运营赛事减少、超博体育服务收入骤减,始自去年1月痛失奔跑中国系列赛事运营权的影响仍在延续,让此前争议不断的智美超博体育再次陷入危机。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智美超博体育2019年收入1.59亿元,同比减少65.1%;公司利润亏损4.85亿元。

对于亏损的原因,智美超博体育在财报中解释称,主要是由于不再具备奔跑中国马拉松系列赛独家运营权导致集团的马拉松运营场次减少,经济发展速度趋缓导致赞助商投入减少。

作为一家早在2011年便进入中国路跑市场的超博体育公司,智美超博体育被认为是中国马拉松产业的开拓者。在2016年马拉松赛事在中国如雨后春笋般开展之后,智美超博体育曾一度手握多个国内一线城市金牌马拉松赛事,成为中国超博体育产业里面的明星公司。

不过,在2015年-2017年的三年间,智美超博体育的营收逐年回落,而利润却在2015年的超低基数下回升。根据2018年财报显示,整个2018年,智美超博体育实现营收4.55亿元,同比增加22.59%;股东应占溢利4637万元,同比下滑54.35%。

智美超博体育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赛事运营及行销板块负责举办大型超博体育赛事及各类活动 ,智美超博体育主要收入来自于通过赛事行销获取的品牌客户的冠名费 、赞助费 、广告费等 。

财报显示,2019年,智美超博体育赛事运营收入7417万元,这与去年的1.8亿元的赞助费用相差甚远;而超博体育服务收入减少约55.8%至8480万元,广告收入则为零。

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从实际情况看,智美超博体育在近几年的马拉松超博体育赛事上屡屡出错风评走差导致业务发展受阻或是更大的原因,在失去奔跑中国系列赛事的运营后,也意味着智美超博体育失去了央视转播工作,广告收入也受到极大影响。

面对赛事减少的困境,智美超博体育也开始寻求自救。按照智美超博体育方面的计划,虽然2019年不再具备奔跑中国马拉松系列赛独家运营权 ,但公司会独立运作赛事,并通过提供超博体育服务产品 ,面向政府端 、用户端及媒体公司获取的收益,大力拓展C端用户服务市场 ,相继发力于超博体育旅游、超博体育培训、超博体育装备销售等。

实际上,智美超博体育在近几年的赛事运营的细节上屡屡出现问题,大大影响了参赛者的体验,频频遭到跑友们吐槽。2018年11月奔跑中国苏州(太湖)马拉松赛中,中国选手何引丽遭遇志愿者2次上前递国旗,导致她节奏打乱,被非洲选手拉开距离,最终以5秒差距遗憾获得亚军,在网络中引起广泛热议。

对此,智美超博体育也强调了在行销方面增加与赛事供应商物资赞助的合作,为竞赛保障及赛道补给提供更加丰富的物资种类。

北京商报记者在智美超博体育官网发现,智美超博体育曾一手打造出的包括《将改革进行到底》、和《美丽中国》三大主题的《奔跑中国》马拉松系列赛事IP,在2017年曾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是智美所拥有的赛事资源中最为关键的IP。2018年奔跑中国分了三大主题,共28场比赛,其中约2/3的赛事是智美超博体育运营。

不过,在2019年,智美超博体育运营的马拉松已大幅减少,全年独立或合作运营举办了荣成 、吉林、天津、青岛 、襄阳 、长沙 、六安 、铁门关 、济南 、南昌 、深圳及东莞亚锦赛共12场城市马拉松赛事。

北京大学国家超博体育产业研究基地中国超博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研究课题组副教授郭斌认为,由于失去了中国田径协会的系列赛事,智美超博体育形象受损,因此亟待扭转形象,获得参赛者的认可,从目前来看,智美超博体育仍获得了部分赛事资源,这也为今后的形象重塑埋下了伏笔。

智美超博体育今年已早早公布了今年的赛事日历。在2020年国际田径联合会公布的标牌赛事中,智美超博体育运营的深圳马拉松获取国际金标赛事;长沙马拉松 、南昌马拉松获取了国际银标赛事;吉林市马拉松获取了国际铜标赛事 。

不过,突如其来的疫情也打乱了智美超博体育的计划。据不完全统计,今年2月初-4月底,国内共有37场世界田联或中国田协认证的标牌赛事受到疫情影响,其中28场赛事确定延期,4场赛事取消,另有5场赛事尚未对外发布通知。

对此,市场分析人士对今年马拉松赛事前景并不乐观。一位路跑公司的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包括中国在内,全球的马拉松赛事将会在下半年扎堆举行。其中,国内大满贯金标赛事全部集中在下半年。为了确保赛事质量和赞助商权益,不排除一些赛事会争夺赞助商,并提升服务标准的举措。

据了解,一场千人规模的赛事办下来,硬成本超过100万元,由于赛事扎堆,组委会回本似乎只能靠赞助商,而找到新赞助商入局也并不容易。

相比而言,仅有一场金标赛事运营的智美超博体育想要扭转局面并不容易。对此,智美超博体育方面也表示,除了继续运营赛事外,将进一步就运动健康大消费市场加大研发力量 ,进行产品和服务开发,待疫情过后能够快速进入拓展阶段。

按照智美超博体育设想,目前集团已完成在运动健康大消费领域的前期战略布局,向更高维度发展模式的主动进化,未来积极开拓大健康大消费市场产品 ,以多元化业务模式为发展方向 ,并以实业+ 金融的组合方式对集团进行全面升级。同时,超博体育金融产品与服务将成为本集团未来重要的业务增长点之一。

不过,在下半年,智美超博体育将遭遇阿里超博体育、万达超博体育等诸多对手,在马拉松这个领域对赞助、选手等方面展开争夺。业内人士表示,在品牌和影响力不占优势的背景下,选择专注于大健康大消费市场的智美超博体育,无疑是一条商业模式升级的新路,但考虑到资金成本的压力。同时面对巨额亏损,对急于转型的智美超博体育而言,在大健康领域反哺前,马拉松生意仍是智美超博体育利润来源的主要依赖。 北京商报记者 蓝朝晖

上一篇: 体育单招信息填错了如何修改

下一篇:《新还珠格格》紫薇尔康新婚夜共享疤痕 齐唱情歌!可以说是史上最尬洞房了!